SHARE
TWEET

我们是网络小子

glynmoody Mar 2nd, 2012 226 Never
Not a member of Pastebin yet? Sign Up, it unlocks many cool features!
  1. Piotr Czerski
  2. We, the Web Kids.
  3. (translated by Marta Szreder)
  4.  
  5.  
  6. 在这个媒体话语时代里,也许没有哪个字像“代”那样被滥用。自从那本风靡一时的书籍《无所谓的一代》(Generation Nothing)出版以来,有一次我想数数过去10年里有多少次提到过这个字(相信多达12次)。这代人有一个共同点:只会纸上谈兵。现实生活从来不会让我们有一种看得见、有意义又难忘的冲动,一种让我们永远区别于前几代人的共同经历。我们没有找到这种一直在寻找的冲动,突破性的变革却悄然而至,还有有线电视、手机和最最重要的互联网。现在的我们才可以完全理解过去15年里发生的巨大变化。
  7.  
  8. 我们是网络小子,与互联网一起成长。我们以网络为家,是人们心目中“有点颠覆性”的那代人。我们没有感受过现实生活中的冲动,却感受到现实本身的变态。我们的联系纽带不是那个共同的、有限的文化背景,而是坚信“文化背景自有它的含义”和自由选择的感觉。
  9.  
  10. 写这篇文章时,知道自己在滥用“我们”这个代词,因为它的含义是变化的、不连续的、模糊的(根据以前的说法,属于临时的)。我说的“我们”,是指“我们中的许多人”或者“我们中的一部分人”,我说的“我们是”其实是“我们往往是”,只有这样才能准确的描述我们。
  11.  
  12. 我们与互联网一起成长,以网络为家。因此与众不同,也让您得出一个重要而惊人的结论:差异。我们不在网上“冲浪”。对我们而言,互联网不是一个“地方”或“虚拟世界”;在我们看来,互联网不是现实生活之外的什么东西,就是现实的一部分:一个与现实世界交织在一起的虚拟空间,看不见,却时刻存在着。我们不用互联网,我们生活在网上,与它为伴。如果要我们写一部成长史,我们可能会说,塑造我们这代人的每一种体验都有互联网自然的一面在起作用。我们在网上与人交友与人为敌,在网上试用婴儿床,在网上筹办派对和学习,在网上相恋和分手。网络于我们并非一种必须学习、也尽力去掌握的技术,而是一个过程,与我们一起或通过我们,在我们面前反复出现和转化的过程。新技术出现了,随后消失在尘埃中;新的网站出现了,却是昙花一现。只有网络在延续,因为我们就是网络。我们以一种极为自然的方式彼此沟通,比人类历史上任何一种方式都要激烈,都要有效。
  13.  
  14. 在网上长大让我们的思维与众不同。对我们来说,寻找信息的能力,就像您在陌生的城市寻找火车站或邮局一样,属于基本的能力。我们想知道什么的时候—例如,水痘的初始症状、“爱沙尼亚”的沦陷之谜、或者水费是否贵得离谱等等—就会从网上寻找答案,就像司机用车载卫星导航设备驾驶一样确定无疑。我们知道要找的信息在许多地方都用得着,知道如何找到这些信息,知道如何评估信息的可信度。我们学会了接受这样一个事实:问题的答案可能不止一个。我们可以从中挑出最有可能的一个,舍弃似乎不太可信的答案。我们会选择、过滤和记住最佳的答案,准备用更好更新的答案来替换学到的知识。
  15.  
  16. 对我们来说,网络就是共同的外部记忆。我们不需要记住不必要的细节,例如日期、数目、公式、条款、街道名称和详细的定义等等。对我们来说,了解精华部分就可以了,处理信息并相互关联所需的部分。我们几秒钟内就可以找到需要知道的事情。同样,我们不需要成为万事通,因为我们知道上哪儿找到我们不熟悉的领域的专家,也是我们可以信任的专家。他们分享知识不是为了赚钱,因为我们都信奉这样的理念:信息是流动的,也需要自由流动,信息交换对每个人都有利。我们每天都在学习、工作、解决日常问题和追求名利中度过。我们知道如何与他人竞争,也喜欢竞争。但我们追求一种知识型竞争和标新立异的意愿,我们崇尚解释信息和处理信息的能力,而不是垄断信息的能力。
  17.  
  18. 2.
  19. 对我们来说,融入文化生活不算什么离经叛道的事情:全球文化是标识我们身份的基石,是比传统、历史记载、社会地位、祖先、甚至是我们使用的语言都重要的标签,定义我们这代人的标签。我们从文化的长河中,撷取最适合我们的几朵浪花。我们与文化互动,回顾文化,把结果放在专门设立的网站上。别人也可以通过这个网站推荐我们可能喜欢的其他相册、电影或运动。我们和全球的同事或朋友一起欣赏电影、连续剧或视频。我们只和小圈子里的人分享观后感,甚至永远都不会和他们见面。我们觉得文化既有全球化趋势、也有个性化趋势的原因就在这里,也是我们需要自由获取信息的原因所在。
  20.  
  21. 这不是说我们要求免费获得各种文化产品,虽然我们有了新点子时一般会拿出来共享。我们知道:创意是努力和投入的产物,虽然技术的日益普及让曾经只供专业人士享用的优质视听资料进入寻常百姓家。我们是准备付钱的,但对我们而言,经销商索要的佣金显然高得离谱。既然可以毫不费力地拷贝到所需的信息,还不会有任何失真,干嘛还要购买信息呢?如果只是获取信息本身,我们希望价格是公道的。我们愿意出高价,但希望获得增值服务,譬如说包装要有趣,送一些小玩意,质量要好,允许我们试看,马上就可以拿到资料。我们赞赏艺术家的辛勤劳动,也确实希望他们获得报酬。对我们来说,钱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纸币了,只是屏幕上的一串数字。付钱成了一种还有一点象征意义的交换行为,对双方都有利的行为。我们根本不关心公司的销售目标。公司业务不能再以传统方式进行下去了,这不是我们的错。他们决定捍卫自己陈旧的方式,而不是迎接挑战,尽力接近我们,给我们一些有偿的信息。
  22.  
  23. 还有一点:我们不想为自己的记忆付钱。让我们回忆起童年生活的影片和10年前听过的音乐,都只是存储在外部网络里的片段。对我们来说,回忆、交换和开发这些片段,就像您记忆中的“卡萨布兰卡”那样,最自然不过了。我们在网上寻找儿时看过的电影,让孩子们也看看这些电影,就像您给我们讲那个“蝶泪之舞或小舞”(Little Red Riding Hood or Goldilocks)一样。您能想象吗,有人会因此指控您违法呢?我们却不会。
  24.  
  25. 3.
  26. 我们让银行自动扣款支付账单,只要账户上的余额足够扣款,对此早就习以为常了。我们知道,开个银行账户或者换一家移动电话公司,只需要在网上填一张表格,再签署一份快递过来的协议,就这么简单。甚至可以在两小时内到其他城市走马观花地玩一遍,感受欧洲的另外一面。因此,作为新新人类的我们,老掉牙的界面让我们越来越恼火。我们不理解,为什么所得税法要求纳税人填那么多表格,最重要的那份表格里有100多个问题呢;我们不理解,为什么要我们正式确认搬出永久性住址,然后才可以搬入新址,就好像没有我们的参与,委员会之间就无法沟通了(要求有永久性地址这一条本身就够荒谬的,这一点更不用说了)。
  27.  
  28. 我们不会像父辈那样谦卑地接受这种要求。他们相信行政事务是最重要的,认为与政府互动是值得庆祝的事情。我们却不这么想,我们这代人植根于公民个人与高高在上、隐约可见的统治阶级之间的鸿沟。我们对社会结构的看法与你们不一样。在我们看来,社会是一个网络,而不是一种等级。我们习惯于可以和任何人说话,不管对方是教授还是明星,我们不需要与社会地位有关的任何特殊资历。互动的成功与否,唯一的决定因素是信息是否重要、是否值得回复。如果我们通过合作、反复的争论和捍卫自己的观点,觉得我们对许多事情的看法只会更好,为什么不希望与政府严肃地对话呢?
  29.  
  30. 我们对目前的“民主制度”没有那种宗教般的狂热。它们的角色是不言自明的,我们不相信,也不像有些人把“民主制度”视为自己的丰碑。我们不需要丰碑,我们需要一种符合我们的期望值的制度,一种透明老道的制度。我们知道可以引入变革,知道可以用更有效、更符合我们的需求、能够带来更多机会的新制度来代替任何一种让人不爽的制度。
  31.  
  32. 我们最看重的是自由:言论自由,获取信息和文化的自由。我们觉得,有了自由,网络才有了今天这个样子。我们有责任捍卫这种自由,让后代也享有这种自由,就像我们有责任保护环境一样。
  33.  
  34. 也许我们还不知道它叫什么,也许我们还没有完全意识到它,但我觉得我们想要的是真实真正的民主,而不是乌托邦式的民主。
  35.  
  36.  
  37.  
  38. ___
  39. "My, dzieci sieci" by Piotr Czerski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Uznanie autorstwa-Na tych samych warunkach 3.0 Unported License:
  40. http://creativecommons.org/licenses/by-sa/3.0/
  41.  
  42. Contact the author: piotr[at]czerski.art.pl
  43.  
  44. Simplified Chinese translation by Simon Du, Native Chinese Translator in China, Full-Time Freelancer, Certified Attorney & Financing Linguist: www.linkedin.com/in/nativechinesetranslator
RAW Paste Data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