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week only. Pastebin PRO Accounts Christmas Special! Don't miss out!Want more features on Pastebin? Sign Up, it's FREE!
Guest

Beijing airport bomber Ji Zhongxing's (alleged) blog

By: jgriffiths on Jul 20th, 2013  |  syntax: None  |  size: 8.49 KB  |  views: 1,098  |  expires: Never
download  |  raw  |  embed  |  report abuse  |  print
Text below is selected. Please press Ctrl+C to copy to your clipboard. (⌘+C on Mac)
  1. 行政赔偿申请书 (2006-09-05 17:15:44)
  2.  
  3. 委托人代理人:薛朝辉、陈朝远,广东南天星律师事务所律师
  4. 薛朝辉律师电话:13669866997
  5. 被申请人:东莞市公安局厚街分局
  6. 申请事项
  7. 1、  确认新塘治安队暴力殴打申请人致其伤残的行为违法;
  8. 2、  依法追究相关责任人员的刑事责任;
  9. 3、  请求被申请人赔偿申请人医疗费、残废赔偿金共计人民币334782.49元。
  10. 申请事由
  11. 2005年6月28日2时许,申请人骑摩托车搭一乘客龚涛去厚街新塘,途中遇到警察巡逻查车。警车一直将申请人追到厚街新塘治安队门口,这时,门口早已有七、八名治安队员手持钢管在那里守候。看到申请人后,一名治安队员冲上前来猛的一钢管打在申请人的头部的正前方,一下子将申请人及乘客龚涛打得摔下车来,申请人当即昏迷不醒。见俩人被打下车后,众治安队员一拥而上,又对着俩人一顿暴打。
  12. 经医院诊断查明,治安队员们的暴力殴打致命申请人身体多处重伤,尤其是腰1椎体暴裂性骨折导致完全性瘫痪,以后将完全丧失劳动能力。
  13. 申请人认为,新塘治安队在执法中使用暴力,造成申请人身体严重伤害,其行为系严重违法。按照国家赔偿法的规定,申请人有权请求被申请人支付医疗费以及全部丧失劳动能力的残废赔偿金。申请人已发生的医疗费为14302.49元(有医院发票为证)根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2004年度劳动和社会保障事业发展统计公报,国家上年度职工年平均工资为16024元。因此,除了后续医疗费用外,总听赔偿金应该是334782.49元(14302.49+16024×20)。
  14. 东莞市公安局厚街分局
  15.                  申请人:冀中星
  16.               二00五年七月二十八日
  17. 附:1、书证3份(此材料均在天星律师事务所)
  18. 2、证人证言1份 (此材料均在天星律师事务所)
  19. 天星律师事务所地址:城区旗峰路309号浩宇大厦
  20.  
  21.  
  22. 记者采访 带来一线希望 (2006-09-05 17:16:58)
  23.  
  24. http://i.imgur.com/UEmWIKH.jpg
  25.  
  26. 由于多方呼吁,得到信息后的记者来到家中进行采访。(附记者原文)
  27. 5月28日,记者接到山东鄄城县富春乡大冀庄村农民工冀中星哥哥电话投诉后,赶赴山东鄄城县富春乡大冀庄村进行了采访。
  28. 记者走进躺在家里病床上的冀中星两间低矮小屋,一股说不出的难闻味扑鼻而来。整天负责伺候躺在病床上的儿子,冀中星父亲冀大荣眼含泪水,掀开盖在冀中星身上的被单,下身已严重溃烂深深伤口让人惨不忍睹。
  29. 躺在病床上,已经骨瘦如柴的冀中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两眼含泪向记者诉说道:“我是99年从山东老家到广东打工的,为了多挣点钱填补家庭经济困难,利用打零工所挣的钱买了辆摩托车拉送客。2005年6月28日,夜晚大约凌晨2点钟左右,一位在三湖大酒店(音)当厨师,老家在云南省名叫龚涛的青年人,乘上我的摩托车让我把他送到住地,正在我拉着龚涛行驶在一段没有路灯乡村路段时,后面突然出现一辆车拉着警笛追了上来,当时我想我又干什么违法事,再加之路面比较窄我也就没停车让路,骑着摩托车向前直走着,当我拉着龚涛摩托车行至厚街新塘治安队门口,这时,门口已有七、八个治安员手持钢管、钢筋挡在路中,就在我准备停下摩托车时,治安队其中一人手举钢管向我脸面横打过来,把我和龚涛同时打翻在地。等我从昏迷中醒过来,已是第二天中午,我强忍浑身疼痛,睁眼一看,我已躺在东莞市后街医院急诊的床上,我拉的乘客龚涛头上也受轻伤在医院,我搜了搜身上衣兜,钱等物什么也没少,唯有身份证却不见了,龚涛见我苏醒过来,告诉我,新塘治安队一群穿灰色制服治安队员,把我从摩托车上打下来后,七、八个人仍然不放松我,举着钢管、钢筋朝我腿、脚、腰部猛打,就在治安队员把我打昏死过去,后面追我的警车也赶到了,一看己把我打死,他们把我送到医院后,一个个就全跑了……”。说道伤心处,冀中星放声大哭。记者不得不放下手中笔中断采访,等待着冀中星情绪稳定。
  30. “我人虽然苏醒过来了,但浑身疼痛得连动也不能动,坐在我病床边的龚涛问我在东莞有没有亲戚和老乡,后来我告诉龚涛一个同在东莞打工的老乡电话号码,龚涛打电话给我老乡,等我老乡来后,龚涛也从医院里走了。不过,龚涛我们虽然不是一个省的非亲非故,但他对我的遭遇很同情,临离开医院时,把他的手机号码留了下来,龚涛告诉我老乡,当时一钢管打在我的嘴上,嘴唇被打裂开很长一个口子,缝了好多针,牙齿也被打掉几个,我是在治安队员猛打冀中星时,从车后掀翻下来的,冀中星身上所打的伤全是新塘治安队员打的,他可以为我作证”。冀中星如是告诉记者。
  31. 记者随后拨通了冀中星为记者所提供的,现在仍在东莞打工的云南省打工者龚涛手机,手机接通后,记者亮明身份向龚涛求证时,电话中,龚涛愤怒地告诉记者:“冀中星就是新塘治安队员打的,他们穿的都是灰色制服,我看的清清楚楚……我完全可以证明”。
  32. 据当时前往广东东莞市处理弟弟被打重症伤残事故的冀中星哥哥,告诉记者:“接到弟弟被打成重症住院消息后,我和家人及时赶到了广东,可是由于我们是农民,家里穷又无钱,我们找谁,谁都不愿管,更让我们生气的是,我们找到打我弟弟的新塘治安队,治安队却反咬一口,说什么,我弟弟是流氓地痞打的,当时要不是他们发现,把我弟弟及时送到医院抢救,连命都没了……我们在叫天,天不应,叫地,地无声,有冤无处申情况下,只得含泪把我弟弟从东莞接过山东,为我弟弟前往广东处理事故、住院治疗,老家所有亲戚钱都借了,现在弟弟下身溃烂、瘫痪不说,还欠了10多万元外债”。说着、说着,冀中星哥哥这位大小伙子,眼圈一红,边哭边告诉记者:
  33. “这几年,我们家所遭受的命运真是让人不敢想象,我叔叔年纪轻轻的突患急病逝世后,紧接着我母亲、奶奶,我和弟弟现在都二十六、七岁了,到了该结婚年龄,可是由于家庭太穷,现在连对象也没有,现在我弟弟又这样,要不是看着这个家庭,我真不想……”。听着冀中星哥哥哭诉,记者也直想掉泪。
  34. 冀中星哥哥告诉记者,他们在走投无路时,在广东省东莞市打工老乡,为他们介绍了广东南天星律师事务所薛朝辉、陈朝远两位好心律师,这两位律师愿意为他们提供法律援助,现在此案已全权委托给了以上两位好心律师。
  35. 6月1日,记者拨通受害了冀中星哥哥为记者提供的,广东南天星律师事务所薛朝辉律师电话,薛朝辉律师电话中听完记者介绍后,告诉记者:“目前,我们正在向东莞市公安及交警部门调查取证,取证完后,我们马上通过有关部门,为受害人冀中星进行行政诉讼”。听完薛朝辉律师电话所述,记者也盼望这一天早来,为农民工冀中星所不幸遭遇讨回公道,把行凶者绳之以法。
  36. 最后,笔者盼望新闻媒体同行给予支持。
  37.                                 吴贤德 党鹏远撰文/摄影
  38. 电话:0371-66646092  
  39. wxd20088@vip.sina.com     QQ:516674859   491744788
  40. 受害人冀中星哥哥电话:13465015966
  41.  
  42.  
  43. 希望渺茫 伸冤之路漫漫 (2006-09-05 21:05:11)
  44.  
  45. 由于我们是农民,家里穷又无钱,我们找谁,谁都不愿管,更让我们生气的是,我们找到新塘治安队,治安队却反咬一口,说什么,我是流氓地痞打的,当时要不是他们发现,把我及时送到医院抢救,连命都没了……我们在叫天,天不应,叫地,地无声,有冤无处申情况下,只得含泪从东莞回到山东,老家所有亲戚钱都借了,现在还下身溃烂、瘫痪不说,还欠了10多万元外债”。这几年,我们家所遭受的命运真是让人不敢想象,我叔叔年纪轻轻的突患急病去世后,紧接着是我母亲、奶奶,要不是伸冤的意念支持着我,我真不想……”。
clone this paste RAW Paste Data